父母作死要当“钉子户”

发布时间: 2019-04-10 来源: 纸杯文章网 栏目: 原创文章 点击:

出于孝心,我给父母在成都郊区买了一套房子。几年后,房子涉及到拆迁,却给我们带来了巨大麻烦。01我叫苏文恩,1983年出生于四川东部的一个小城市。两岁时,我跟爸妈去了成都。他们把我寄养在姑姑家,自己则去了藏区开店做生意。为了能常常见我,爸妈在阿坝和成都两头奔波,所以并未疏于对我的陪

父母作死要当“钉子户”

  出于孝心,我给父母在成都郊区买了一套房子。几年后,房子涉及到拆迁,却给我们带来了巨大麻烦。

  01

  我叫苏文恩,1983年出生于四川东部的一个小城市。

  两岁时,我跟爸妈去了成都。他们把我寄养在姑姑家,自己则去了藏区开店做生意。

  为了能常常见我,爸妈在阿坝和成都两头奔波,所以并未疏于对我的陪伴。

  但常年的打拼与辛劳,让爸爸得了严重的风湿,妈妈也有腰间盘突出与眩晕症。

  他们用健康换来了不错的身家,在成都市区买了好几套房子与铺面。

  高中毕业后,我考进西南一所重点大学,读服装设计专业。大二时,我邂逅了同专业的女生刘樱。我们相知相恋,感情十分和睦。

  大四那年,爸妈因为身体问题愈发严重,终于结束了辛苦的打拼,过起了退休生活。

  2004年,大学毕业后,我在女友的支持下,开始了创业——在成都荷花池做女鞋批发生意。爸妈见我想闯一闯,非常赞成,拿出了一笔钱资助我。

  有了启动资金,我的女鞋批发生意很快走上了正轨,两年后,我的收入就已经是同龄人的数倍了。

  2006年,结束了5年的爱情长跑,我和刘樱结婚了。

  婚后,我们的生活甜蜜温馨,还注册了自己的小公司。我则放弃了荷花池的批发生意,靠着人脉,专心搞起了电商。

  万事开头难,为了公司的发展,我和刘樱把时间都用在了生意上,甚至连孩子都没要。

  偶尔有点闲暇,我们为了犒劳自己,也会去成都周边一些景点自驾游,享受二人世界。

  家庭和事业占据了我所有的时间,也就很少顾及父母,只是偶尔打个电话,逢年过节时聚一聚。

  爸妈为了给我俩空间,主动提出不和我们一起住,免得招人嫌。

  爸妈刚歇下来时,还会颇有兴致的跟团去全国各地旅游,也时常给我们带些纪念品回来。

  后来年纪大了,容易劳累,他们也就很少出去了。

  一年到头呆在城市里,他们觉得没意思,于是总以在城市生活成本太高为由,想要回老家住,钓鱼、种菜、养花,过美好的田园生活。

  我知道爸妈说的那些都只是理由,毕竟他们打拼出来的房子铺子,如今的价格已经够他们吃几辈子了。他们想回老家,大概是因为无人陪伴。

  但我想到老家的那些亲戚,我们平常联系的也不多,爸妈要真回去,出了什么事也怕没人照应。

  于是,我总是否决他们离开成都的想法。

  看到爸妈落寞的神情,我告诉自己:等公司稳定下来后,我就好好地向爸妈尽孝,在成都郊区给爸妈买套带小院的房子,满足他们的田园生活梦想。

  02

  机会来得很快。

  2013年年初,我去参加一个生意场上的饭局,和大学同学王强重逢。他和我一样,也在做电商,不过他经营的是服装。

  老友重逢,自然有说不完的话。

  得知我有想给爸妈在郊区买套房子的打算,王强饶有兴趣地告诉我,他老家二叔前几天在朋友圈发了一张邻居要卖房的照片,房子靠温江那边,周围环境不错,非常适合养老。

  他还特意找到了那条朋友圈的信息,给我看了房子的照片。

  青山绿水环绕,一片田园风光,我看了后也颇为心动。王强麻利地帮我从他二叔那里,要到了房主的电话。

  晚上回到家,我把想买房的事告诉了刘樱。刘樱也很支持,毕竟家里也不缺这些钱,不如给父母买个开心。

  于是,我立马和房主联系,约定了次日的看房时间和见面地点。

  在电话中,我得知房主叫李全,年龄和我爸妈差不多。他卖房是因为儿子要做生意急需用钱,一口价43万,想快点出手。

  我想尽早把事情定下来,随即给爸妈打了电话,告诉他们第二天就去看房。

  第二天一大早,我就开车带着全家出发了。

  那套房子在青羊区与温江的交界处,离成温邛高速不远,一共30多分钟的车程。

  我们在约定的地点,和房主李全碰了面。他带我们从大路拐进乡村土路,很快,就到了目的地。

  房子是农村自建的小瓦房,两层楼。房前有一大片空地,养了些鸡鸭,收拾得很有条理,并不脏乱。

  妈妈一看见房前的空地,就眼前一亮,嘴里开始嚷嚷:“这前面的空地可以挖一个小池塘,老头子喜欢钓鱼,以后我们放些鱼苗进去养,让他钓个痛快!”

  停好车后,我因为生意上的突发事件,一直和客户协商着。看爸妈实在喜欢,直接豪气地说:“喜欢就买了吧!”

  妈妈笑得很开心:“我儿子真孝顺!”说着,她就继续仔细看房去了。

  等我这边处理完订单的事,爸妈和刘樱也把房子看得差不多了。

  妈妈对房子的采光、布局犹为满意,爸爸也表示不错,刘樱看重的则是周围环境。

  我看他们都满意,自然没有反对意见。在李全的要求下,我交了两万定金后,约定了签合同的时间。

  在看完房的第三天,我就带着爸妈去了村委会,准备和李全签《买卖房协议书》。

  03

  当地村支书也知道李全要卖房的事,先说明了情况:“李家屋头的房子,年头不小了,而且是农村自建房,房子本身并没有房产证,只有一本集体的《土地使用证》。你们确定要买?”

  我们决定买房,对这些情况自然清楚。我和李全商议好了,因为房产证缺失,这套房子无法办理过户。

  于是,在《买卖房协议书》的补充协议中,我们共同添加了一项:“若交易所签订的买卖合同或文件,因为房产证问题被解除、撤销或认定无效,房屋所有权仍属于买受人。”

  而买受人的那一栏,爸妈签上了自己的名字。我说过这套房子是买给他们的,自然不会食言。

  村支书随后也说了,房与地是连在一起的,只要土地证在手,我们也就拿到了房子。合同的最后一步是盖章。

  村支书盖章时并没有说太多话,只言简意赅地问了问我们各自的情况,随后就在合同上盖了章,提醒我们,如果把户口转到当地的话,会住得方便一些。

  我没在意他说的转户口的事,毕竟我爸妈的户口现在都在城区,社保医保都方便些。

  村委会盖章确定了土地的转让后,我们的合同就签完了。

  当天下午,李全把土地证和房子一同交付给了我们,我转给了他41万现款。

  爸妈收到房子后,一直都很兴奋。花了几天时间,他们规划好了房屋布局后,就找了一个装修队,开始装修。

  但爸爸规划的池塘还没来得及开挖,他们的计划就全都改变了,因为刘樱怀孕了!

  在得知自己即将有小孙女或者小孙子之后,爸妈立马表示不挖池塘了,他们想给宝宝布置出一个漂亮的花园,让孩子快乐地长大。

  ldquo;看我们给宝宝布置出一个小桃园!”妈妈兴致冲冲地对我们说道,那架势,仿佛是准备大干一场。

  04

  于是,在刘樱怀孕的这几个月,爸妈一天都没闲着。

  在装修队重修厨房与卫生间,进行整套房子的装修时,爸爸在屋旁搭了一个玻璃暖房,十几平米大小,准备种花草。门前的庭院也被悉心布置。

  尽管有腰间盘突出,妈妈还是弯腰拔去了院子里的每一根杂草,晚上常常因为腰疼无法入睡。

  爸爸则在拔了杂草的院子里,一寸寸铺上草皮,只留下一条石头小路,从架起的篱笆小木门通向屋门。

  我时常劝他们休息,爸妈却总是不以为意的摆手,说:“不辛苦,只要我未来的幺孙喜欢,我们做什么都行!”

  在全家人的期待中,2013年下半年,我的小公主彤彤出生了。

  那时候的新家,早已改头换面,被爸妈布置得无比温馨。

  因为城里空气质量不佳,我和刘樱商量了一下,决定让彤彤呆在乡下,环境会好很多。

  这样,爸妈能帮我们带孩子,我与刘樱也能继续专注于事业。

  爸妈当即就答应了下来:“正好,我们带着彤彤,你们多回来看孙女儿,也能多陪陪我们。”

  爸妈说得没错,我和刘樱记挂女儿,只要有时间,我们都会回家。渐渐的,我开始习惯每周六下午都和爸妈呆在一起的日子。

  和以前相比,我陪父母的时间大大的多了起来。妈妈总是忍不住感叹:“这房子买的没错,我儿子儿媳都能多陪陪我们了!”

  我则开玩笑道:“彤彤喜欢爷爷奶奶布置的小桃园,竟然都不想她的爸爸妈妈,就想住这里。我们再忙,也要陪女儿啦!”

  我说完,大家就一起乐,妈妈笑骂:“我养了个没良心的儿子,只记得女儿,不记得爸妈!”我告饶,妈妈才放过我,让我去下厨做饭。

  每当这个时刻,我会觉得,生活幸福美满到让我窒息。

  05

  我本来以为,这种生活会一直延续下去。谁知2017年11月初,村里突然有人告诉我们,这里要拆迁了。

  让我更没想到的是,这个消息出来没多久,李全和他的儿子李渝,就找上门来。

  那天,父母和妻子一起,带着女儿去成都国色天香游乐园游玩去了,我因为要调订单,只能在家。

  李渝身上全是阿迪和耐克,站在一旁的李全则衣衫破旧。一看见我,李渝就直接说明了来意:“这两天村里发了通知,说要拆迁。

  我们家里的意思是,收回这套房子,按当时的原价还给你们。当然,如果你觉得钱不够,我们还可以商量。”

  我不同意,这世上哪有卖的房子要拆迁了,就收回的道理?

  李渝也没气馁,软硬兼施:“当初卖房子是因为我要做生意。现在生意也做完了,我妹妹得了肝癌,需要拆迁的钱治病。你们苏家人要是明理,就应该把房子还给我们。更何况房子现在还没过户,你们在法律上没有房子的所有权。”

  他那种居高临下的态度,让我很不舒服。

  我问李全这是什么意思,李全没吭声,看样子是和他儿子一样的心思。

  我没办法,只好拿出合同的附加条款,说明过户的问题与房产证相关,按当初的协议,我们仍然拥有这套房子的所有权。

  李渝却并不在意,直接说:“不管合同,我们不卖了就是不卖了,你们快点拿出个结果来。”

  我也态度强硬,最终,我们不欢而散。

  李渝走后,我思来想去,觉得不对,于是开车进城,拿着当初签的买卖房合同,去咨询我做律师的朋友谢启。

  谢启听了我的讲述后,脸色比我想象的严肃。他仔细地看了我的购房合同后,问我:“叔叔阿姨的户口迁到房子那儿没有?”

  我忙回答:“当初签合同时,村支书提了一句户口的事,我想到爸妈的社保医保都在城里,就没迁。”

  我刚说完,谢启就叹了口气:“你户口没迁过去,这合同就无效。”

  见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谢启解释道,房子买的时候,我爸妈是买受人,但直到如今,他们的户口仍是城市户口。

  根据《国务院关于深化改革严格土地管理的决定》,禁止城镇居民在农村购置宅基地。

  也就是说,我们和李家签署的合同,并不受法律保护。

  虽然有村委会的盖章,但村委会并非土地管理部门,那枚章不能证明合同有效。

  我一听就慌了,连忙追问能不能保住这套房子。

  谢启说也不是没有可能,因为我们签订的合同,属于双方当时的真实意愿。而从2013年开始,这套房子就由我的父母实际占有。

  即使法院认定《房屋买卖协议》无效,也可能会鉴于房屋已实际交付,从保障我们基本权益的角度出发,依据诚实信用原则和公平原则,让拆迁利益归我们所有。

  但最后他还是建议,接受李家的条件。因为那个村拆迁,安置房属于集体产权,投资价值不大。

  我也有些犹豫。毕竟我的工作很忙,没有必要为了一点小钱,和他们对簿公堂。更何况,我们在法律上处于劣势,胜算很小。

  06

  我还没来得及跟父母商量这事,几天后就接到了妈妈打来的电话,她慌张地告诉我,李渝把他身患重病的妹妹,拉到了我们家门口!

  我赶紧驱车从公司赶回家。家门口围了一圈看热闹的人,李渝一见我就叫嚣道:“你们苏家强买强卖,如果我妹妹被逼死了,你们全给我等着!”

  我看见一个脸色黄到发黑的女人,躺在一个简易的折叠床上,而那张床,正好堵在我家门口。

  床边站着个六七岁的男孩,估计是她的儿子。孩子木木的站在一旁,被自己的舅舅逼着哭。

  我十分愤怒:“你们李家还要不要脸,人命都拿来碰瓷?”

  李渝却仿佛没听见我的话,放大了声音说:“都是你们逼的!一个拆迁的房,你们买得那么便宜,还好意思不还给我们,怕是在抢钱!”

  这时,躺在床上的李渝妹妹,突然发出了痛苦的呻吟。

  我看病人情况不好,没心思继续和李渝争执,立马掏出手机拨打了110和120。

  好在警察来得很快,控制住了局面,让李渝快点把人带回医院。李渝却一直嚷嚷着威胁道:“我妹妹要有什么事,你们全都跑不脱!”但说话的时候,他看都没看一眼他躺在病床上的妹妹。

  很快,救护车过来拉走了病人,看热闹的人也都散开了,我才走进家门。

  爸妈看上去状态很不好,彤彤也焉在那里,我看着家人为了这套房子,被折磨成这个样子,再加上连日的糟心事让我身心俱疲。

  我终于决定接受谢启的建议,不和对方继续纠缠。

  毕竟李家为了利益,已经可以拿人命碰瓷,搞不好到时他们会因此而勒索的更多。

  而马上就是双十一、双十二,这两个月的销售数据,更关系着我公司网店一年的营业额。我也没有必要因小失大。

  于是,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爸妈。

  没想到,他们居然死活不同意!

  07

  妈妈变了脸色说:“花钱买的东西,合同都签了,凭什么不要?”我看向爸爸,他也没有帮我的意思,只沉默的抽着烟。

  没办法,我只有暂时放置这个问题。

  晚上回我的小家后,我跟刘樱抱怨爸妈的不懂事。我决定瞒着爸妈,自己和李家达成协议。

  但没想到,我妈的动作比我还快一步。我还没来得及给李全打电话,就先接到了村支书的电话。他质问我:“你们家是不是要当钉子户?”

  我一听就懵了。原来我妈居然在我走了之后,就去找了村支书,表示我们家不接受拆迁。

  村支书声音疲惫:“苏老弟,我也没办法,当初我也有错,没给你们把户口的事讲清楚。但这个钉子户当不得,拆迁是国家政策,不能因为一个人影响集体。你们理解一下。”

  我连忙给村支书道歉,表示我们绝不会当钉子户。

  然后,我给李家打了电话,对方没有任何协商的意思,直接说法庭见,看来妈妈已经和他们聊过了。

  挂断电话后,我感到一阵恼火,不知道妈妈这样是在图什么。照这样下去,到时候很可能会给家里惹出一堆麻烦,毕竟对方连人命都可以不要。

  接下来几天,我尝试着和爸妈沟通,但他们都没有松口。妈妈想当钉子户的想法,甚至更加坚定了。

  她固执地说:“这房子当初是你买给我们的,我们就有自己处置的权利,你做好你的事就行了,不用管我们。”

  我恼怒地激将她:“这么折腾是不是图钱?图钱我给你!”即便听见这样的话,我妈妈也不生气,更没有半点改变立场的意思。

  08

  很快,李家就一纸诉状,把我爸妈告上了法庭。

  我一直在旁观,看着爸妈跑前跑后找律师,我觉得他们在做无用功。我也怄着一口气,想让爸妈对我服软。

  但爸妈一直都没有向我求助,连什么时候开庭,都没给我讲。

  庭审后到宣判前的那段时间,审理我们案子的法官,给我们家和李家做过两次调解。但每次调解,都以妈妈坚持立场、毫不退让而结束。

  不久,判决书下来,不出谢启所料,我们败诉。

  当初签订的《买卖房协议书》因为违反法律、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,为无效合同,双方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。

  由于房子已经被我们改建,加上房价上升等因素,房屋实际价值尚未进行估算,涉及合同返还问题,法院不作审判,双方各自协商,或根据各自需求立案。

  一切又回到了开庭前的原点。

  我本以为判决书下来以后,事情总算能够告一段落了。

  但当天下午,我就接到刘樱的电话:“文恩,不好了!妈晕倒了!”

  我急忙赶到医院。所幸,妈妈并没有大问题,只是眩晕症复发。但以妈妈的这个年纪,也是大病一场,十分痛苦。

  败诉之后的几天,妈妈一直在住院,仿佛失去了活力。

  见着她的精神一天天萎靡下去,每顿饭都食欲不振的样子,我不知所措,只能抱怨自己,同时努力和爸妈沟通,想找到原因。

  或许是因为我的悔过和耐心陪伴,几天后,妈妈终于愿意开口,偶尔和我聊聊天了。

  但是每当我问她,为什么对那套房子那么执着时,她仍旧闭口不言。

  妈妈出院那天,我给她办完出院手续后回到病房,刘樱正一边收拾东西,一边和妈妈聊天。

  我在门口,听到刘樱问我妈为何不愿望放弃那个房子时,不由得停住了脚步。

  我妈说:“我只是害怕,这个房子没了后,你们以后就不来看我们了。如今你们经常来,是因为彤彤喜欢那个小花园,她愿意呆着。以后房子不在了,小花园不在了,彤彤就不愿意来和爷爷奶奶玩儿了,你们也不会来看我们了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我妈竟然开始委屈地抽泣起来。我在门外听得真切,整个人呆在了那里。

  我原本以为,爸妈之所以争那套房子,是舍不得拆迁的赔偿。我从没想过,原因竟然是担心没了小花园,没了房子,彤彤就不肯去他们那里,然后他们就见不到我们了!

  我想要反驳妈妈的话,却又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反驳。

  的确,没有彤彤之前,我并不愿意去爸妈那里,心里只想着和刘樱过甜蜜的二人世界,也从未有过和他们住一起的打算,他们也从未提出过这个要求。

  彤彤在成都上了小区的幼儿园之后,我们也就只是周末回去一下,或者周五晚上把彤彤丢到爸妈那里,周日下午再去接。

  我所谓的孝敬父母,以为就是让他们衣食无忧,住大房子,有钱花。

  如今才明白,他们真正渴望的是我们近在身边的陪伴,这比给他们再多的钱都要珍贵。

  我擦了擦湿润的眼角,大步走进病房,坐在妈妈床前,拉着她的手,像小时候一样,边摇边笑着撒娇安慰妈妈:“妈,您放心,即使没有这套房子,我们也会经常回家看你们的。是谁说的来着?儿子永远是妈妈手里的风筝,只要您把手里的线紧一紧,我就飞快地奔向你们了!”

  妈妈拍了我胳膊一下,嗔怪道:“就会耍贫嘴!”说完,她不好意思地转身擦掉了溢出眼眶的泪。

  最后,在村委会的调解下,李家赔偿了我们10万元,加上原有的43万,共计53万。

  我用这笔钱,重新在老家购置了一个带小院的宅子,用来满足父母的田园梦。

  平时,父母则和我们住一起,共享天伦之乐。

  那之后,我也学会了权衡工作与陪伴家人的时间,经常陪伴他们,带他们一起外出吃饭、游玩。

  -----

  -----

  作者 | 苏文恩  电商

  编辑 | 潇雪儿 知心小姐姐

本文标题: 父母作死要当“钉子户”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lgxjzb.com/wenzhang/yuanchuang/147512.html

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

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

  •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
  • 微信扫一扫赞助
  •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
    声明:凡注明"本站原创"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,版权均属纸杯文章网所有,欢迎转载,但务请注明出处。
    时光作证,赴一场臆想之恋三观不合的人,余生不将就
   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