兴师动众,把未婚夫和妖精堵在妇科门口。

发布时间: 2019-03-10 来源: 纸杯文章网 栏目: 原创文章 点击:

原创插图|柠檬夏天故事|夏天银子多1“南枝,到了要给我电话!”王铭在检票口外朝顾南枝大喊,还给了她一个飞吻,引得许多人频频侧目。顾南枝羞红了脸,挥别了王铭,就低着头朝二楼跑去。却没想到走得太急崴了脚,一下子摔倒在地上,东西散落一地。她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,有个低沉的声音响起:“

兴师动众,把未婚夫和妖精堵在妇科门口。

  原创插图|柠檬夏天  故事|夏天银子多

1

  “南枝,到了要给我电话!”

  王铭在检票口外朝顾南枝大喊,还给了她一个飞吻,引得许多人频频侧目。顾南枝羞红了脸,挥别了王铭,就低着头朝二楼跑去。

  却没想到走得太急崴了脚,一下子摔倒在地上,东西散落一地。

  她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,有个低沉的声音响起:“你没事吧?”

  顾南枝抬头,是个好看的男人,气质清冷,手里拿着她的包和箱子,嘴角含着微微的笑意。

  顾南枝慌忙道谢,然后就要从他手中接过行李。

  男人却没有给她,语气不容拒绝:“你受伤了,我帮你拿吧!”

  两人沉默地走上二楼候车厅,顾南枝找到了两个空位。男人在她身边坐下,彷佛不经意似的:“对了,可以加个微信吗?”

  顾南枝心脏猛地一跳,这才认识几分钟啊,但也不好意思直接拒绝,就把话题不着痕迹地把话题扯到了未婚夫王铭身上。

  原来是她的未婚夫啊,他的脸上露出显而易见的惋惜,不过他还是坚持向顾南枝要微信。

  顾南枝有些为难。

  他笑了,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:“我叫韩以安,x市中山医院妇产科的医生,我不是什么坏人,也没有别的意思,我就是觉得你挺投缘。”

  真是一个烂大街的理由,不过话都说到这份上,再加上他刚帮了她一个忙,她不好意思连这点要求也拒绝。

  顾南枝想好了,大不了之后再拉黑。

  然而事实证明她的担心有些多余。加上她的微信后,他从没和她说过一句话。

  如果不是一个星期后的一条朋友圈,顾南枝或许会彻底忘了韩以安。

2

  那天下午,她忙里偷闲刷手机。

  无意中刷到了一条朋友圈,是韩以安发的,他感叹:每天的病人都很多。配图是走廊上候诊的人群。

  引起她注意的是照片上一对举止亲密的男女,正是她的未婚夫王铭和他同事李云!

  顾南枝顿时懵了,所有朋友都说王铭爱惨了顾南枝。她皱一下眉头,他都会担心不已。

  正是这份深情打动了她,让她忽略了王铭的糟糕条件,决心嫁给王铭。她不顾父亲的反对,随他远赴X市。

  可是眼看就要领证,王铭却给了她这样一个“惊喜”。

  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然后立刻发了一条微信给韩以安:“你好,我是上次动车站那个摔倒的女孩,不知道你还记得吗?当时说你在中山医院上班?总院还是分院?”

  发完她才觉得有点冒昧,韩以安收到消息会不会误会?!

  然而韩以安像是等着她的消息一般秒回,并且言简意赅:总院,3楼妇科第二诊室。

  顾南枝心里掠过一丝奇怪的感觉,但此刻的她没办法多想,请假打车直奔中山医院总院。

  在第二诊室门口,她将举止亲密的俩人堵了个正着。

  看见她来,王铭愣了愣迅速甩开女孩子的手,神色惊慌,前言不搭后语:“南枝,李云生病了……来看看……我陪她。”

  顾南枝冷笑一声,一巴掌狠狠甩在他脸上:“陪女同事看妇科病?还手拉着手?王铭,你当我是傻子?”

  她说完立刻转身离去,离开前似乎在人群中看见了韩以安的身影。

  但此刻她什么也顾不得了。

3

  从医院出来后,顾南枝失魂落魄地回到家。

  虽然很舍不得与王铭多年的感情,毕竟这么久以来,她已经习惯了他的存在,可是王铭如今已经触及了她的底线。

  她一回家就开始收拾东西,只想早点从王铭这搬出去,快刀斩乱麻。

  王铭没多久就跟进了门。

  他见顾南枝这架势,慌了,不住地解释:“南枝,我和那女的什么都没来得及发生,是她主动的,我才……南枝,我只是一时糊涂,再给我个机会吧!我们请帖都发出去了,现在分手,别人怎么看?”

  顾南枝木着脸不吭声,一边收拾,一边掏出手机准备订酒店房间。

  王铭像个苍蝇一样跟在她后面不住地赌咒发誓,企图说服顾南枝回心转意,顾南枝有些烦,她转过身,盯着王铭一字一顿地说:“别说了,这是底线问题,没商量!还没结婚就出轨,我嫌你脏!”

  话音刚落,顾南枝就被一股大力推倒在地上,手机摔到了一边。脸上瞬间挨了两个重重的耳光,脑袋嗡嗡作响。

  顾南枝捂着脸,好一会都没反应过来,他居然敢对她动手。

  王铭的脸上是她十分陌生的厌恶与嫌弃:“嫌我脏?你有什么资格嫌我脏?!我还嫌你脏!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十四岁那年发生了什么!”

  心底的隐秘猝然被揭开,顾南枝顿时如坠冰窟。

  王铭得意地欣赏着顾南枝惨白的脸色,嘴里毫不留情地继续羞辱顾南枝:“你以为瞒得很好吗?我早就知道了!之前只是给你留点面子,要不是看你爹有钱,我才不要你。”

  伴随着拳打脚踢,无数污言秽语劈头盖脸地扑过来,将顾南枝的心扎成了筛子。

  她第一次看清了王铭“老实忠厚”下的另一张面孔,那样丑陋狰狞!

  或许是打累了,也或许是怕打出问题,王铭没有再打她,他恶狠狠地威胁道:“别想着报警,也别想着跑,老老实实和我结婚!不然,所有人都会知道你当年的丑事!并且,我手里可是有好几个以你为主角的视频哦!”

  顾南枝不敢置信地抬头,王铭正得意洋洋地晃着手里的手机。

  一股寒气窜上她的脊梁骨:她全心信任的这个人,竟然在他们亲密的时候做了这种手脚,而她竟浑然不觉!她不知从哪生出一股力气,冲上前去就要抢他手机。

  王铭用力将她踹翻在地上,轻蔑地说:“你以为视频就一份吗?你老老实实的,我自然当作什么都没发生。不然,呵呵……你自己好好考虑!”

  说完,王铭就去卫生间洗澡了。

  地板的凉意渗入骨髓,连她的心也一起冰封起来。压在心底深处的不堪回忆被撕开,往昔的噩梦又卷土重来,明明是30度的高温天气,她却冷得发抖。

  这时,她滑落在一旁的手机屏幕亮了,一条微信消息提示冒了出来。

4

  王铭洗完澡出来后,顾南枝已经一脸平静,她正将行李箱的衣物一件件放回原处。

  王铭见状笑了:“想通了?”

  顾南枝不情不愿地点头。

  王铭更加得意:“只要你肯好好和我过日子,我不会拿你怎样!”

  对于他的嚣张得意,顾南枝沉默地垂下眼,仿佛敢怒不敢言,王铭满意地搂着顾南枝进了卧室。

  深夜,顾南枝等王铭睡着后,带上了那个装着所有重要证件和银行卡的背包偷偷溜出了门。为了怕吵醒王铭,她别的什么都不敢拿,下了电梯后,立刻向着小区大门狂奔。

  然而王铭还是发现了,他大声怒吼着追了上来。

  顾南枝根本不敢回头,耳边的风声呼啸而过,以往三五分钟就走完的距离,这时候却显得分外遥远。

  身后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像是追魂的丧钟,她几乎都能听清王铭粗重的喘气声,就在她快绝望的时候,一辆车在她身边紧急刹车,她迅速拉开车门钻了进去。

  关上车门,汽车发动,王铭跳脚咒骂的声音被远远抛在后面。

  车窗缓缓摇上,将喧嚣隔在外面。

  直到这时,顾南枝才觉得自己安全了。手机不屈不挠地响着,屏幕上显示是王铭的来电。顾南枝按捺住砰砰狂跳的心脏,按掉电话,一口气将王铭所有联系方式拉黑。

  做完这些后,她才来得及看向驾驶座的男人,眼里满是感激:“韩以安,谢谢你。”

  男人的嘴角上翘,清冷的脸庞瞬间柔和。

  韩以安的出现并非意外。

  三小时前,顾南枝接到了韩以安微信。韩以安目睹了下午那场闹剧,发消息询问她情况。顾南枝却向他求助,让他帮助自己出逃。

  王铭今晚暴露的暴戾本性让顾南枝警觉,继续呆在他身边,只会让自己越来越被动。而且说不定人身自由和安全都得不到保障,她下决心尽早离开,一刻都不等了。

  她也想过报警,可是他们未婚夫妻的关系,警察来了也只能当家务事处理,反而会让王铭产生防备,将她看得更紧。

  她不会开车,原本她还担心王铭小区地处偏僻,晚上不好打车。而且她刚来到这个城市,除了王铭,她也几乎没有朋友。

  韩以安发来消息后,她立刻就想到了向他求助。不知为什么,她对于这个只见过两面的男人有种莫名的信任。

  韩以安果真愿意帮她,了解到她被家暴后。他立刻让顾南枝发来定位,他说他从市中心赶过来需要一个多小时,让顾南枝先假装顺从,等王铭放松警惕后再瞅准时机逃出来,他会在小区门口接应。

  韩以安带顾南枝找了间酒店住下。

  安顿下来后,顾南枝第一时间打电话给顾爸爸。顾爸爸听完异常镇定,他让顾南枝不要担心,剩下的事情他会处理。

  原来,早在顾南枝坚决要嫁给王铭的时候,他就找人调查过王铭的情况,并且也掌握了他任职期间一些职务犯罪的证据。当时他就觉得这男人不可靠,可是奈何顾南枝认定了王铭。

  第三天,顾爸爸就让律师找到了王铭谈话,一个下午的深聊后,王铭删除了手机和网盘里的视频。

  至于他是不是有别的备份,顾爸爸也不太担心。

  王铭如今在一家大型企业任职,目前正处于事业上升期,除非他想自毁前程,否则,他根本不敢对顾南枝做什么。

  顾南枝换了电话,微信,拉黑了王铭所有联系方式,之前没来得及在X市找工作,反而让顾南枝少了许多后续的麻烦。

  顾南枝没有在家乡找工作,短暂休整后,她在父亲的建议下来到了S市,那是她早逝母亲的家乡,她家在这还有房产。

  王铭这个人,似乎就此从她生活中消失。而另一个人,却渐渐走入她的生活。

5

  离开X市后,韩以安和她的联系反而多了起来。

  对于那晚的遭遇,他们都默契地没有去提。

  只是自那以后,韩以安经常会找顾南枝聊天,有时候是一个搞笑的段子,有时候是最近看的电影,顾南枝看得出来,韩以安在尽力转移自己的注意力,让自己早点走出那件事的阴影。

  和韩以安聊天也确实是一件愉快的事情。她抛出的话题,他都能轻松接上。他对很多事情的看法,她也十分认同。彼此间竟然有些惺惺相惜的意思。

  不知不觉间,她和他聊天的时间越来越长。直到某一天早上,她醒来,发现和韩以安的语音竟然还没挂断。

  她突然间意识到,他们之间有些东西,已经悄然改变。顾南枝突然就产生了退缩的心理,她害怕自己交出了真心,却再次被践踏。她觉得不开始才是最安全的。

  顾南枝好几天都没联系韩以安,发的消息不回,电话和语音也不接。

  第五天早上,顾南枝去家附近的肠粉店吃早饭,快吃完的时候,有人在她对面坐下。顾南枝抬头,是韩以安。

  他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,一脸疲惫,眼睛却亮得惊人:“之前你说这家肠粉好吃,所以,我过来看看。”

  她从没有对他说过这家店的具体位置,仅凭她的只言片语,她不敢想象他到底费了多大心思才找到这里,又等了多少个早晨,才等到她。

  她有些感动,更多的却是不知所措,他的心意已经昭然若揭,顾南枝不知道该如何回应。

  况且,她还有那样一个黑暗的秘密,他真的会不介意吗?

  可是就此放弃韩以安?老实说她不愿意。

  韩以安似乎也没有步步紧逼的想法,他们就这样在安全距离外,僵持住了。

6

  那次以后,韩以安只要一有空,他就来找顾南枝。

  有时候机票太贵,他会坐十个小时的火车,次数多了,顾南枝开始心疼韩以安。公立医院的医生很忙,难得的休息日却这样奔波劳顿,一定很辛苦吧。

  她突然想知道,韩以安工作时的样子。

  顾南枝站在他面前的时候,韩以安正毫无形象地瘫坐在地上大口啃巧克力,他脸色憔悴,头发湿哒哒地趴在头顶。

  从早上到下午,五台手术连轴转,韩以安连喘气的时间都快没了,更别提吃饭了。这会手术结束,同事给了他一块巧克力。

  看见顾南枝来,他赶紧把最后一口巧克力塞进嘴里,然后给了她一个黑乎乎的笑容。韩以安难得在她面前露出这么狼狈的一面,顾南枝却在那一刻,彻底心动了。

  在他同事的善意调侃中,她主动红着脸默认了和韩以安的关系。以致于接下来的时间,韩以安都是一副不敢相信,被大奖砸蒙的表情。

  傍晚,他送她去车站,两人在安检外依依不舍,他第一次握了她的手,顾南枝感觉到一股暖流袭遍全身。这是跟王铭在一起时,从未有过的感觉。

  他们都不想松开手,可是车已经到站了。

  之后,因为体谅他的辛苦,顾南枝往X市跑得勤了些。

  她也曾担心过会遇见王铭,可是她总觉得x市这么大,哪有那么凑巧就碰见他呢?

  然而她想错了,世界有时候真的很小。

  某一天,她又去找韩以安。他下班后已经是夜幕降临。吃完饭,路过一家便利店,她忽然口渴,他去给她买水,她在门外等着。

  突然,有人捂住她的嘴,不容她有任何挣扎的机会,将她拖进一旁暗黑的小巷子。借着月色,她惊恐地发现眼前的人是王铭。

  王铭酒气熏天,他将她死命压在墙上,重重地甩了她一个耳光,双手掐着她的脖子用力收紧。

  “贱人,我工作丢了,是不是你举报的,你是不是要报复我……我说你那时候怎么那么快就找上门!原来是有人给你通风报信!说!你是不是早就和那姓韩的勾搭在一起了?李云说看见她原来的一个主治医生和你在一起,怀疑你俩早就有一腿。我本来还不信,后来去查,那天接你的车牌号就是那小子的。原来是有姘头撑腰,怪不得那么胆大……”

  后来他说的话顾南枝根本没听清,王铭完全没有发现掐住她脖子的双手力道越来越大,她的身体不断下滑,只感觉呼吸越来越困难,脑袋昏沉,意识渐渐模糊……

  迷糊中,似乎听见韩以安在不远的地方不断呼喊着她的名字……

  很久以后,韩以安想起那一晚仍旧心有余悸。他无法描述自己看见顾南枝毫无生气地躺在地上时天崩地陷的感觉。

  他的脑子一下子空白了,他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将王铭掀开的。他只记得自己拼命给顾南枝做心肺复苏,她却怎么都不醒时的绝望。他恨自己没用,如果就此失去顾南枝,他此生都无法原谅自己。

  谢天谢地,几个小时后,顾南枝终于在医院睁开了眼睛。

  因为抢救及时,顾南枝并无大碍,而喝醉的王铭则被警察带走了。

7

  顾南枝连续失眠,一想到那天晚上就害怕。

  是韩以安24小时守着她,小心翼翼地把她抱在怀里,好几天她才从那场噩梦里挣扎出来。韩以安带她下楼散步,晚霞遍布,成群的鸽子从头顶飞过。

  他忽然问,“南枝,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吗?”

  顾南枝的笑容僵在脸上,好半晌,她才艰难地开了口:“我有件事情想和你坦白,如果你不介意,我们才有未来。”

  韩以安紧紧握住她慢慢冰凉的指尖,眼底满是怜惜:“你没必要向我坦白什么,过去的只属于过去,我要的是你的现在和未来。”

  顾南枝愣了愣,忽然鼻子一酸,泪流满面。韩以安将她小心翼翼地拥入怀中,像是拥着全世界最宝贝的东西。

  其实他从一开始,就知道了顾南枝苦心隐藏的秘密。

8

  他第一次遇见王铭,是在医院厕所。

  他听见有人在隔壁间打电话,厕所隔音不好,他被迫听了下来,慢慢也就知道了大概:

  那男人知道了自己女朋友14岁时曾遭遇强暴,心里嫌弃,却因为女朋友是富豪独女不舍得放弃。他觊觎她的家产,他想将女朋友“南枝”的财产弄到手后踢掉,然后再娶别的女人。

  他心里暗暗觉得这男人太渣。洗手的时候,隔壁间那个人出来了,他下意识地回头看看渣男,想暗自鄙视一番。

  渣男并没有注意到他,他们一前一后地出了洗手间,有一个女生立即上前挽住了渣男的手。

  韩以安本以为那就是“南枝”,却听见渣男叫她“李云”,他替那个叫“南枝”的女人不值。

  后来,他又在医院碰到好几次渣男和“李云”,李云也挂过两次他的号,都是渣男陪着。每次看见他们,他都会想起那个可怜的“南枝”,他暗暗遐想着她是什么模样,一定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背叛了吧,心里不禁惋惜。

  他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,竟然会在动车站再次听见这个名字。那时候她正和“渣男”告别,清丽的脸上满是对渣男的依恋。

  他顿时有一种冲动,他要想办法告诉这个女孩真相。于是他故意接近她,帮了个不大不小的忙。

  后面的事情顺理成章,他要到了她的微信,却一直不知该如何开口才不显得突兀。终于他等到了机会,渣男和李云再次造访医院,他假装不经意地发了那个朋友圈。

  然后事情越来越失控,她跑来医院闹,然后被家暴,再向他求救,他们的命运自那以后有了越来越多的交集。

  他不知不觉中,爱上了她。他想,这一定就是传说中的缘分,这都要感谢上天。

  感谢上天让他以这样的方式认识她,感谢她在鬼门关逛了一圈,却仍旧回到了他的身边。往后余生,他会抚平她所有的创伤,他要告诉她,被强暴不是她的错,她只是个受害者,这不是她的耻辱。

  他会好好爱她,守护她,而做这些需要一辈子的时间。

  顾南枝靠在他怀里,望着散去的晚霞,笑意缱绻。

  END

  昨天错过故事的宝宝戳这里:怂包备胎许小姐,漂亮逆袭。

本文标题: 兴师动众,把未婚夫和妖精堵在妇科门口。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lgxjzb.com/wenzhang/yuanchuang/144693.html

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

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

  •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
  • 微信扫一扫赞助
  •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
    声明:凡注明"本站原创"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,版权均属纸杯文章网所有,欢迎转载,但务请注明出处。
    朵嘉浓蝉禅:世界观,观世界仁德上人-心量歌
   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