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袭完毕,她请前夫和现妻喝杯茶

发布时间: 2019-03-10 来源: 纸杯文章网 栏目: 原创文章 点击:

把你的美好,装进我的瓶子。贰瓶子让我陪你很久很久文无微1“又借钱!又借钱!我看是不想过了!”梁勇自言自语骂着,一脸铁青往医院赶。他刚得知妻子尹梅从老姨夫家把俩老人的棺材本都借走的事,现在气得一肚子火。偏偏打电话,死活不接。梁勇紧赶慢赶还是晚了一步,等到医院,尹梅已经给岳父交

逆袭完毕,她请前夫和现妻喝杯茶

  把你的美好,装进我的瓶子。贰 瓶 子让我陪你很久很久文/无微

1

  “又借钱!又借钱!我看是不想过了!”梁勇自言自语骂着,一脸铁青往医院赶。

  他刚得知妻子尹梅从老姨夫家把俩老人的棺材本都借走的事,现在气得一肚子火。

  偏偏打电话,死活不接。

  梁勇紧赶慢赶还是晚了一步,等到医院,尹梅已经给岳父交上了治疗费。他有气没处撒,只好阴沉着脸。

  自从岳父查出胃癌,整个家就摇摇欲坠。

  本来嘛,他们就只是生活在最底层的普通人,尹梅在县城的家政公司做保姆,梁勇是物业的水电维修师傅,一个月也没几个钱。儿子还在读初中,家里生活紧巴巴的。

  夫妻俩都快四十岁了,能省就省,能将就,就将就。

  平日里,没有大灾大难,日子还能过下去,存点小钱,以后还能给儿子读大学结婚啥的。

  可从给岳父治疗开始到现在,已经花掉了近十万。

  十万啊,这已经是岳父老两口和自己家能拿出来的所有钱。这病闹得连岳父都不想治了,可尹梅却死脑筋,非要治,甚至把工作辞了,整日扑在医院照顾。

  治病就是花钱,就是割肉戳心,有钱都好说,可现在他们哪还有钱呢?

  梁勇咬牙切齿,心里又糟心,恨起了妻子尹梅。

  他连个好脸色都没给,打定主意要找尹梅好好谈谈。

  六万,他们要存两年多!就这样丢水里了?想到拿出去就收不回来的存款,梁勇就心肝疼。

  刚出医院大门,他就破口大骂:“你脑子里装的都是屎吗?去问老姨借钱,你说说你还有谁没问过?家里的亲戚,还有谁你还没借过的?”

  尹梅一脸平静地回:“你家的亲戚,我一个都没问过。”

  “你还想问我家人借?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!”梁勇气得几乎撅过去。

  尹梅没吭气,去推车子。

  “我跟你说,尹梅,你要是想打我家人的主意,趁早死了这份心。你把自己家全掏空了,我倒霉我认。但你千万别再找我爸妈我妹他们借。否则,还真以为我收拾不了你是不是?”梁勇拔高声音,喊得大街上的人,都回头看热闹。

  可尹梅眼神坚定,只一句:“我要救我爸!”

  五个字,一个字一个坑,掷地有声!

  梁勇一听,跳得三尺高:“都晚期胃癌了,还救什么救!”

  这下,尹梅恶狠狠地盯着梁勇,没有半分平日的好脾气。

  他差点一脚踢过去,骂说:“你TMD,离婚!”

  尹梅迅速接上:“好,随便你!”

  看着老婆骑着自行车远去的背影,那脊梁像往日一样挺得直直的,梁勇更加来气。

  他不是一时气急昏头,其实在尹梅开始掏家底的时候,他就动过离婚的念头。

  一个家,女人不懂事,男人再顾着也没用啊!

  这日子没法过了,离!

2

  梁勇回到家时,已经半夜,灯光昏黄,尹梅坐在那儿明显在等他。往日里,他都会觉得温情,今日,却反而觉得松了口气,这样就不用怕半夜把她叫醒了。

  尹梅现在日夜都在医院,梁勇又不愿意去那晦气的地方,要谈事,还真不好找时间。

  “还没睡?”他没话找话,说了一句开场白。

  “你妹妹刚才给我打了电话,说你在她那边,回来要和我谈谈。”尹梅平静地说。

  她这两个多月,脸上几乎就只剩下这个表情,说好听点是平静,说难听点是认死理。

  倔强都挂脸上,梁勇心知这十六年的婚姻算是走到头了。

  他有点讪讪的,他是在妹妹家,也知道妹妹给尹梅打了电话,他和妹妹妹夫商量的,就是离婚的事。

  “离婚可以,但债务可不能承担,这两个月,前前后后,嫂子为了救她爸,借了不少钱,如果离了婚,欠款还要你承担,那得还到什么时候?再说了,你还有儿子呢!读大学,买房子,结婚,哪样不要花钱?”

  妹妹说的话句句在理,梁勇想到这里,心一横,就在餐桌旁坐了下来。择日不如撞日,索性今天说了吧。

  不等梁勇开口,尹梅先发制人,一剑封喉。

  “欠款我不要你承担,加上今天问老姨借的六万,这段时间一共借了七万五,之前家里的五万多存款也算,一共是十三万,都算我的。”

  见尹梅这样,梁勇一口气堵在喉咙里,上不上下不下。他算是彻底领教了尹梅的固执。

  “如果你肯放弃治疗,也不是非离婚不可……”梁勇有些动摇。

  尹梅毫不犹豫地截断他的话:“不可能,医生说现阶段的化疗和放疗都很有效,不是没有希望的。”

  话音一落,梁勇再次暴走:“你是蠢吗?你有见过谁得了晚期癌症还能活下去的,非要把一家人都推到火坑里,你才罢休吗?这就是个无底洞!”

  他吼着,好一会儿过去,看着尹梅不为所动的表情,他又泄了气:“算了算了,我们也吵了这么多次了,我也管不住你,离婚吧,就按你说的办。”

  “按我说的办?这不是你和你妹商量好的吗?”尹梅冷冷地道。

  梁勇被噎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心里恨意渐深,这日子的确没法过了,离了拉倒!

  第二天两人就离了婚,十四岁的儿子归梁勇,房子是梁勇父母留下的,尹梅一句话不说就搬走了。

  儿子和妈妈单独吃了最后一顿饭,目送着尹梅离开,倒没有太大情绪波动,梁勇的日子总算回到了正常轨道。

  没多久,他就听说岳父的病情得到了控制,和岳母回了镇里,尹梅却消失了。

  偶尔,梁勇也会想想尹梅,毕竟十六年夫妻,尹梅勤快善良,对这个家也是尽心尽力的。如果不是岳父这个病,他相信他们是可以到老的。

  可是……唉,世界上的事哪有那么圆满。

  梁勇每个月工资两千八,一号发。从第五个月开始,一号这天,他就能同时收到尹梅转过来的四千还款。只要每个月能收到钱,梁勇也就没那么多想法了。

  都是平头百姓,钱,不只是安身立命之本,也是生存之道啊。这不能怪他。梁勇这样想着,早就过了自己这一关。

  一年后,梁勇再婚,结婚对象是一个也在物业上班收水电费的收费员,那女人带了一个才十岁的女孩,二婚就是搭伴过日子,梁勇也无所求,也就越发不想尹梅了。

  儿子和尹梅还有联系,不过从来不提,梁勇也渐渐不问。

  又过了几年,儿子考上了省城的大学,梁勇办谢师宴,这才见到了五年多未碰面的前妻。

3

  当年倾尽全力救父亲,尹梅一生都不后悔。

  尹梅是最早一批的独生子女,家里除了她没有兄弟姐妹。父亲早年是镇上的语文老师,那时计划生育政策刚出来,母亲就怀了她,自然响应政府号召,没有再生其它孩子。

  青春期的尹梅很叛逆,和母亲关系一直紧张。母亲一辈子做零工,没有正式工作,对于女儿的叛逆,除了打骂,没有其它招。如果不是通情达理、性格温和的父亲在其中斡旋,尹梅都不知道自己十几岁那个阶段会做出什么事情来。

  她不是个读书的料,高中毕业就出来打工了,年轻时做过很多工作,直到生了儿子后,等儿子上了小学,尹梅才开始做时间相对自由的家政。

  她长得干净舒服,手脚麻利能干,用过的雇主好评率百分之百。

  父亲生病前一年,家政公司希望她去省城培训,往高级保姆那方面发展,公司出一半培训费,她自己出一半。

  尹梅当时在一个老雇主家做了五年,工资一直就是两千,也没见涨,不过工作不累,就一日两顿饭兼做卫生。

  她动了心思,老梁却不同意。

  梁勇的原话是:“培训费一半也要三四千,这个小县城,高级保姆有多少人请的起?说的好听,月薪能有六七千,但是谁知道?我们一家现在也算稳定,就不要折腾冒险了。”

  听了梁勇的话,尹梅也就放弃了。

  也是,他们两个人的工资才五千不到,每个月至少要存近三千,还要给儿子寄宿学校每个月一千块生活费,还有学费杂费,的确是要捏着钱过日子的。这一下子拿出三四千,她也舍不得。

  尹梅知道父亲生病的时候,父亲已经住院半个月了,刚做完第一期化疗,反应很大。那天呕吐吐出了血,母亲一时慌乱,以为父亲快不行了,才给女儿打了电话。

  尹梅赶到医院,得知老爸是晚期胃癌,嚎啕痛哭,而后面母亲的话,更是给了她一记响亮的耳光。

  母亲说:“本没打算告诉你。梅子,这是我和你父亲一起的意思,等最后没救了再通知你。你太不容易了,这就是个花钱的病,哪里有救,不过是多拖一天是一天!花完了我们的钱就不治了。

  你那么难,又要顾着自己的家,和你说不就是拖累你吗?你知道你爸的,拖累你,他死都不会瞑目的。”

  母亲一字一句,让尹梅痛苦得恨不能以头抢地。

  她恨极了自己的无能,父母连生病都在考虑自己,不给自己增加负担,而这些年一心顾着小家的她,到底是错过了什么,错过了多少?

  她对得起丈夫对得起儿子,却从来没有想过是否对得起生养自己的父母。

  在病魔面前,无能为力是最锥心的痛。

  好在医生说,其实治疗效果还挺好,父亲的情况只是看起来吓人,但这种胃癌在国内治疗后的五年存活率还是挺高的,只是费用不菲。

  就那个时候,尹梅认了死理,最后赔上了自己的婚姻。

  五年未见,尹梅不见苍老,反而显得年轻了些。

  为了儿子的谢师宴,她特地从省城赶回来,做了头发,微微染了点栗色,漂亮了许多。

  梁勇第一眼几乎没认出来。尹梅原本就长得就不错,只是后来忙于家庭,做的又是最底层的保姆工作,就不爱收拾了,干净整齐就足矣。如今这一打扮,还化了点淡妆,真是今非昔比了。

  尤其是上台道谢老师的致辞,一番话下来,恰到好处,风采尽显。

  饭后,尹梅邀请了梁勇夫妻和儿子一起,在酒店茶馆喝了杯茶。

  聊天中,尹梅的这五年的日子,才缓缓在梁勇面前展开。

4

  离婚后,尹梅就常驻在医院。等父亲病情一好转,她就联系了之前工作的家政公司,去了省城学习培训。

  走前,她对父亲说:“你好好养身体,好好活着,我也好好努力好好活着,总会有更好的日子在后面!”

  在省城,尹梅把培训时间加长到了三个月,不光学习了婴幼儿护理,新生儿护理,还学习了养老护理。

  三个月后,她用毫无瑕疵的成绩顺利结业。一结业,她就被省城的一家雇主请走,开始上岗工作。

  尹梅很耐心,又温柔又细心,还勤快,不过一年时间,就在高端保姆市场就打开了名声。

  薪水也水涨船高,一年后,还出现为了请她这个五星家政人员,好几个雇主主动提价的情况。

  这个时代,真正好的服务很是稀缺。

  只用了两年,尹梅就还清了所有欠款。再用一年,她创建了自己的品牌。

  如今,她的高端家政公司正好开业一年,生意蒸蒸日上。

  而最重要的是,她乐观积极的父亲,已经平稳度过了五年观察期,进入到稳定期,身体一日比一日好。

  尹梅说她计划明年买个房子,离儿子学校近一些,这样就能多看看孩子了。

  喝过茶,梁勇和妻子送尹梅出酒店,见到了来接尹梅的男人。

  那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,干净清爽,脸上是对尹梅真真切切的关心和疼爱,他是尹梅的品牌合伙人,工作接触中爱上了这个努力的女人。

  梁勇开玩笑:“干嘛不结婚?你爸妈应该也着急催你吧,都四十三了。”

  尹梅一笑:“我爸妈已经不催了,他们由我自己做主,毕竟婚姻这事,还是看清楚更好一些,对吧?”

  梁勇被反将一军,尴尬得只能转移视线。

  后来,他听儿子说尹梅这次回老家除了出席谢师宴,还有就是过来给父母收拾东西,打算以后就在一起生活了。

  梁勇突然想起,他和尹梅结婚十六年,她曾经提过想把父母接过来一起住一段时间的建议,当时他就说:“这可是我父母出钱买的房子,叫你父母过来住,时间短没事,时间长,我爸妈那边会有闲言碎语,不太好。”

  如今时过境迁,想起当年的话,梁勇觉得脸上火辣辣的,心里百般滋味,一言难尽!

  一段16年的婚姻,不可谓不长久,却在灾难来时夫妻离心离德,劳燕分飞。

  如果问尹梅,在这段婚姻中学到了什么。她只不过学会了:一个女人,无论什么时候,都应该要靠自己,谁也不能确保一生无灾无病,靠自己,除了经济上能够独立之外,还能让自己在无论多大的风雨面前,都有扛得住的能力,即使一时低谷,也能东山再起。

  而手心朝上问人索取,除了父母会无条件给你,哪怕是多年的夫妻,也可能是乞讨和哀求,这种完全看对方人品和情谊深浅的考验,世间几人能合格呢?

  阶层不同,不仅仅指收入经济地位不同,也指眼界不同。以前的尹梅会觉得老公是天,小家是港湾,而现在的她,站在了更高的台阶上,自己成为了自己的天,自己长出了翱翔的翅膀。

  这才是一个女人最后该有的底气。

  (本文完)

  往期好文:

  进门就磕头的母子,搅了公公的长寿宴

  半夜爱人一出门,装睡的我醒了

  一招解决棒打鸳鸯的准婆婆

  暧昧男迟迟不回应,我找她老婆对峙

  - END -

  重病瓶子深有同感。再累再辛苦,也不能放弃奋斗。金钱给你的安全感绝对大于一个花言巧语的男人。或者应该这么说,物质的安好处,除了能帮你拓宽世界的外延,也能让你在身边人经受不住世事考验时,拥有保护自己的能力。

  好啦,一样,不管喜不喜欢,

  来了我家,就不许走了哦~

  关注置顶?“贰瓶子”,让我陪你很久很久。

  把你的美好装进我的瓶子

本文标题: 逆袭完毕,她请前夫和现妻喝杯茶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lgxjzb.com/wenzhang/yuanchuang/144688.html

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

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

  •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
  • 微信扫一扫赞助
  •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
    声明:凡注明"本站原创"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,版权均属纸杯文章网所有,欢迎转载,但务请注明出处。
    碰巧我坐三十个小时火车,到北京吃了个冰淇淋
    Top